站内搜索:

戏曲新闻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戏曲剧目 > 戏曲剧本 >

铁公鸡[头、二、三本]

来源:安徽戏曲网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1-05-11 13:27:28

                                       铁公鸡[头、二、三本]

 


铁公鸡[头本]

【第一场】


张嘉祥  (内白)    马来!

(张嘉祥上,趟马。)

张嘉祥  (白)     俺,张嘉祥。奉了大哥之令,探听官兵的消息。朝中派了钦差向荣,带领二十营兵马,来与我们作对,不免就此报与大哥知道便了。

     (西皮摇板)  一路打探军情事,

             回营报与大哥知。

(张嘉祥跑圆场,扯式子。)

张嘉祥  (白)     呔,马来。

(张嘉祥下。)

【第二场】

(陈国瑞上。)

陈国瑞  (引子)    身受皇恩,立战功,扫荡贼人。

     (白)     吾,陈国瑞。官拜四川提督,尚未到任,特奉圣旨,命吾帮同向钦差,攻打洪秀全。

(二跟役暗同上。)

陈国瑞  (白)     是吾陛辞出京,到了江南,还靡有禀见过大帅。

             来呀。

二跟役  (同白)    咋。

陈国瑞  (白)     换衣裳上院呐。

二跟役  (同白)    是。

(吹打。)

陈国瑞  (白)     带马。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李殿元、周凤标同。)

李殿元  (白)     吾李殿元。

周凤标  (白)     周凤标。

李殿元  (白)     请啦。

周凤标  (白)     请啦。李大人,怎么样了?

李殿元  (白)     再别提啦。长毛子夺了城池,是我带兵,就同他们一阵好打。不意他们的势重,官兵全行溃散啦,我也靡有法子啦,只好去见大帅,去请罪吧。

周凤标  (白)     我也同你是一样。是我随营主出兵,被长毛子火攻之计,烧了一个不亦乐乎,主帅也不见啦,兵也全跑啦,没有别的主意,只好去见大帅去吧。

李殿元  (白)     好。一同前往吧。

周凤标  (白)     请。

李殿元  (西皮摇板)  败军之将难言勇,

周凤标  (西皮摇板)  纵有武艺难逞能。

(李殿元、周凤标同下。)

【第四场】


马母   (内西皮导板) 听说是众贼兵来造反,

(马母上,扑倒,马步良背行李跑上,扶马母。)

马母   (西皮摇板)  吓得我母子们胆战心寒。

             虽然是逃出城无处避难,

             眼见得老残生难以保全。

     (白)     嗳呀儿吓,你我母子虽然是逃出城来,看四面皆是贼兵,无处躲避,如何是好?

马步良  (白)     母亲不必忧虑,想这贼兵,到了江南地面,失守城池,也不止一处,凡有败阵的官,都去到大营,禀见老帅。如今我扶着你老人家,寻一庙宇安身,我也要去见老帅去。

马母   (白)     儿呀,想你官卑职小,又失守了城池,倘若上宪将下罪来,如何是好。

马步良  (白)     闻听人言,向老帅待人,极其厚道。孩儿此去,不但不受罚,只怕还要有好处呐。

马母   (白)     儿可以有好处?如此走吓。

     (西皮摇板)  我儿把娘来搀定,

             你快去叩见向大人。

(马母、马步良同下。)

【第五场】

(四大族、八营官、二跟役、向荣同上。)

向荣   (点绛唇牌)  统带各营,奉旨出京,灭贼人,扶保大清,克复江南省。

八营官  (同白)    请大帅安。

二跟役  (同白)    免。

向荣   (念)     本帅奉旨出朝班,统领各营到江南。沿途克复各州县,一心扫灭洪秀全。

     (白)     吾,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衔、二等男爵、紫禁城骑马、智勇巴图鲁、钦差大臣、统带湘皖鄂赣诸营、节制各镇、统辖江南全省地面、两江总督、提督军门,向荣。奉旨出京,攻打长毛儿洪秀全一党。沿途一带,州县糜烂,官兵散漫,到处均是长毛,声势甚大。想我主洪福齐天,谅这些小毛贼,也闹不到哪儿去。

             来吓,伺候着。

众人   (同白)    是。

(二跟役引陈国瑞同上,陈国瑞投贴。)

差官   (白)     启禀大帅:四川提督、陈国瑞禀见。

向荣   (白)     哦,他倒来啦,开门请。

(吹打。)

陈国瑞  (白)     叩见老帅来迟,望求恕罪。

向荣   (白)     岂敢,一路上多受风霜,辛苦啦。

陈国瑞  (白)     不敢。

向荣   (白)     几时召见的?

陈国瑞  (白)     是初三日召见,初五陛辞出得京。

向荣   (白)     倒也很麻利。

             来,看宴。

陈国瑞  (白)     老帅何必费心。

向荣   (白)     给陈大人接风。

(吹打。)

向荣   (白)     请。

陈国瑞  (白)     请。

向荣   (白)     看这江南州县,被长毛子糟踏得太不像样子啦。我们要早早开仗才好。

陈国瑞  (白)     但凭老帅吩咐。

向荣   (白)     我已经叫人去探听他们的动静啦。等探子回来,咱们就开仗。

陈国瑞  (白)     静候老帅的命令。

向荣   (白)     正是:

     (念)     准备铁笼捉猛虎,

陈国瑞  (念)     安排金锁制鳌鱼。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大旗、八长毛、洪秀全、四眼狗、吕肇受、张纪元同上。)

众人   (同点绛唇牌) 自逞豪强,聚众山岗,惯掳抢,自立为王,哪怕官兵将!

     (同念)    招军买马在山冈,营中积草并屯粮。所过州县齐掳抢,劫库杀官坐分赃。

洪秀全  (白)     老子,洪秀全。

四眼狗  (白)     老子四眼狗。

吕肇受  (白)     老子吕肇受。

张纪元  (白)     老子张纪元。

洪秀全  (白)     老子自到江南,抢了十一处州县,倒也幸头得很。闻听人言,朝中派了什么钦差,叫做向荣,带来的营头不少。也曾命张嘉祥去打听,还不见他回来。

众人   (同白)    想必来了。

(张嘉祥上。)

张嘉祥  (白)     大哥。

众人   (同白)    张兄弟回来了。打探官兵之事如何?

张嘉祥  (白)     老子已经打探明白了:京中派了一个向荣,带了四十个营头,要与咱老子作对,我们倒要留心提防着才好。

洪秀全  (白)     趁他们初到这里,我们先同他打一气再讲。

张嘉祥  (白)     老子先去,会会这些个婊子养的。

洪秀全  (白)     好嗳。我们今天先去吃酒,明朝一同去会他们,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再讲哦。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跟役上,坐。李殿元、周凤标、马步良同上。)

李殿元  (白)     来此辕门,待我等进去。

             大爷请了。

跟役   (白)     做什么的?

(李殿元持贴。)

李殿元  (白)     我是镇江参将,李殿元,要想禀见大帅,烦劳通禀一声。

跟役   (白)     大帅不见客。

(跟役掷贴。李殿元送门包。)

李殿元  (白)     烦大爷劳驾,这有一点小意思。

跟役   (白)     你等一等看罢。

李殿元  (白)     是。

(周凤标持门包、帖子。)

周凤标  (白)     烦劳费心,一并通报一声。

跟役   (白)     你是哪儿来的?

周凤标  (白)     我是扬州都司,周凤标。

跟役   (白)     坐一坐罢。

马步良  (白)     吾乃是宝应县把总,马步良,也要禀见。

(马步良腰中取铜钱二百并贴送呈。)

跟役   (白)     你也配见大帅。

(跟役掷贴,马步良跪。)

马步良  (白)     小子是一贫苦之人,又被贼人抢了一个干干净净,手中分文无有,就是这二百钱,还是把吾母亲的裤子当了来的,要求大爷开个恩典。

跟役   (白)     看你那一分面孔,真真讨厌,等着罢。

马步良  (白)     是。

跟役   (白)     有请大人。

(陈国瑞上。)

陈国瑞  (白)     什么事情?

跟役   (白)     有三个武官,要见大帅。

陈国瑞  (白)     请老帅。

(二跟班、向荣同上。)

向荣   (白)     什么事?

陈国瑞  (白)     有三个武官禀见。

向荣   (白)     这光景,全是被长毛子杀败啦的营官等辈。嗳,叫外头伺候着。

陈国瑞  (白)     闪门。

(大吹打。八大旗、八营官同上,向荣坐帐。)

向荣   (白)     叫他们进来。

(李殿元、周凤标、马步良同上,同跪。)
李殿元、
周凤标、

马步良  (同白)    叩见大帅。

向荣   (白)     你是从哪儿来呀?

李殿元  (白)     标下是镇江参将,同贼兵交了一仗,官兵力单,被贼兵杀得大败,全军溃散,求大帅恩典。

向荣   (白)     常言道养军千日,用军一时,全不讲求,一见贼来,大家就全散啦,真是辜负皇上家的恩典。起过一旁。

李殿元  (白)     谢大帅。

向荣   (白)     你是从哪儿来?

周凤标  (白)     标下是扬州都司,随同主将出城,中了贼兵火攻之计,把城池失守。主将不知下落,望求大帅恩典。

向荣   (白)     好,连你主将,都不知下落,别的就不比问啦,起来罢。

周凤标  (白)     谢大帅。

向荣   (白)     你是怎么一件事?

(马步良叹。)

马步良  (白)     老帅容禀,细听我马把总说详情。那一日天有一点多钟,我吃过饭正要过瘾开灯,忽听城外大炮连声,急忙上城观看,原来是长毛儿攻城。对着城墙一炮,打了一个窟窿,是我见事不好,吓得我胆战心惊。那时开城就跑,连夜逃到南京,幸而老母无恙,就是有点腰疼。望求大帅作主,我句句皆是实情。

向荣   (白)     好吓,你一见了贼,就开城跑啦,居然还知道同你母亲逃出来,倒是个孝子。

             来呀——

(众人同允。)

向荣   (白)     推出去杀了。

(众人推马步良同下。探子上。)

探子   (白)     贼兵讨战。

向荣   (白)     李、周二人,随营效力。

             来呀,开队出城。

(张嘉祥、八长毛同上,会阵,起打。张嘉祥耍刀花下,起打连环,八长毛同败下,官兵同追下。陈国瑞、张嘉祥对打,张嘉祥败下,陈国瑞下。)

【第八场】

(四大旗、洪秀全、四眼狗、吕肇受、张纪元同上。)

洪秀全  (西皮摇板)  张嘉祥领兵去出阵,

             不知谁胜与谁赢。

             将身且坐帐中等,

             单等探子报分明。

(八长毛、张嘉祥同上,同掷刀枪蹲地。)

洪秀全  (白)     你们都回来了。

张嘉祥  (白)     老子回来了。好凶恶的官兵。这些婊子养的一个个都可以呀,凶得狠呐。老子今天算败了。

洪秀全  (白)     哦,官兵凶得狠,这便怎样好呐?

吴占鳌  (白)     老子倒有一计。

洪秀全  (白)     你有什么好计呐?

吴占鳌  (白)     老子同张嘉祥,同到向荣那里,假意投降。倘若他把我二人收留了,你们再带兵去,同他们打,我二人做一个内应。你看好不好?

张嘉祥  (白)     我两人前去?

吴占鳌  (白)     我两人去。

张嘉祥  (白)     只怕有点不妥罢。

吴占鳌  (白)     不要紧,有我。

张嘉祥  (白)     有你?好,明日我们就去。

洪秀全  (白)     后面一同吃酒,全仗二位了。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张妻、张子同上。)

张妻   (唱)     只为儿夫把命丧,

             因此改嫁张嘉祥。

             手挽娇儿堂楼上,

             丈夫归来说端详。

(张嘉祥上。)

张嘉祥  (白)     好打,好打。

张妻   (白)     你回来了?

张嘉祥  (白)     老子回来了。

张妻   (白)     今日为何这样的慌张?

张嘉祥  (白)     你再不要提起。今天同官兵,打了一仗,这些婊子养的真真凶得狠,竟将老子打败了。明日一定要去投降。

张妻   (白)     投降倒是正理,免得做强盗杀头。

张嘉祥  (白)     咳,不要讲这些不吉利的话。老子投降,是假投降。

张妻   (白)     以吾相劝,倒不如真心归降了,日后得个一官半职,也是一条出路。

张嘉祥  (白)     你哪里晓得这是做强盗的自由哦。

张妻   (白)     这强盗一朝事败,定要杀头的呦。

张嘉祥  (白)     不叫你说这不吉利的话,你怎么偏要讲,是什么道理?

张妻   (白)     我说的本是实情。

张嘉祥  (白)     老子偏不叫你讲。

张妻   (白)     我偏要讲。

张嘉祥  (白)     你再讲,我就毁你。

(张子持刀迎。)

张子   (白)     你敢,你要毁我娘,我就杀你个婊子养的。

张嘉祥  (白)     好个小杂种,敢同老子动起手来了!

张子   (白)     你敢来!

张嘉祥  (白)     是了,我不打你娘就是了。饭好了没有,我们同去吃饭去了。

(张嘉祥、张妻、张子同下。)

铁公鸡[二本]

【第一场】

(四护兵、八营官、二跟班、向荣同上。)

向荣   (西皮导板)  世受皇恩官爵显,

     (西皮流水板) 保定大清锦江山。

             屡次把我来召见,

             奉旨征剿洪秀全。

             各路营哨属吾管,

             来到江南扎营盘。

             昨日阵前来交战,

             杀得贼人心胆寒。

             旌旗不住空中展,

             且听探马报根源。

(差官上。)

差官   (白)     启禀大帅:营外来了二人,前来投效。

向荣   (白)     传他们进来。

(张嘉祥、吴占鳌同上。)

张嘉祥  (念)     假意投降乔改扮,

吴占鳌  (念)     只用虚言将他瞒。

张嘉祥、

吴占鳌  (同白)    叩见大帅。

向荣   (白)     罢啦,你叫什么名字?

张嘉祥  (白)     我叫张嘉祥。

吴占鳌  (白)     老子吴占鳌。

向荣   (白)     你们在贼营里,多少年啦?

张嘉祥  (白)     没有多少年,也不过是一年之久。

吴占鳌  (白)     也不过顶多有一年。

向荣   (白)     既在贼营一年多,为什么不作贼啦?

张嘉祥  (白)     只因他们待我们不好,我们要改邪归正了。

向荣   (白)     是要改邪归正,倒也是要好。

             带他们两个人,去剃头去。

吴占鳌  (白)     这个头,不要剃了。

二差官  (同白)    一定要剃的。

吴占鳌  (白)     一定要剃就剃。

(二差官拉张嘉祥、吴占鳌同下。)

向荣   (白)     看这个张嘉祥,相貌魁梧,倒还像个人物,这个吴占鳌贼头贼脑,一脸的横肉,总改不了长毛子的习气。

(二差官带张嘉祥、吴占鳌同上。)

向荣   (白)     张嘉祥,我给你改名,叫张国梁,以为守备,吴占鳌为千总,待等立了功劳,再升你们的官。

张嘉祥、

吴占鳌  (同白)    多谢大帅。

(探子上。)

探子   (白)     贼人讨战。

向荣   (白)     再探。

             昨天他们大败,今日又来讨战,真真不知进退,待本帅派兵抵敌。

张嘉祥  (白)     大帅不消派人,待我前去抵敌。

向荣   (白)     也好,就命你带上一营人,等到五鼓天明前去攻打,不得违误。

(张嘉祥下。)

向荣   (白)     李参将听令。

李占魁  (白)     在。

向荣   (白)     命你假扮张嘉祥的模样,带领官兵,三更时分,去到贼营将贼诱出,一齐杀进,不得有误。

李占魁  (白)     遵命。

(李占魁下。)

向荣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八将士、李占魁同上。)

李占魁  (白)     吾,李占魁。奉了老帅之命假扮张嘉祥,去至贼营诱敌,就此前往。

(众人同转场。八长毛同上。李占魁拍手,长毛拍手。)

长毛甲  (白)     你是谁?

李占魁  (白)     张——

长毛甲  (白)     同转大营。

李占魁  (白)     看刀!

长毛甲  (白)     怎么打起自家的人来了?

(众人同起打,连环。李占魁败下,张嘉祥引众人同上。)

张嘉祥  (白)     老子来了,同到大营。

长毛甲  (白)     你打了一个落花流水,还要骗老子,你看刀。

(众人同起打,长毛同败下,张嘉祥、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大旗、四长毛、洪秀全、四眼狗、吕肇受、张纪元同上。)

洪秀全  (西皮摇板)  我命张、吴去投顺,

             准备妙计杀官兵。

             将身且把大营进,

             但愿早早把功成。

(八长毛同上。)

八长毛  (同白)    张嘉祥个婊子养的,真心归了向荣了。

洪秀全  (白)     怎么知道他真心归降了?

八长毛  (同白)    他将头也剃了,已经做了官了。现已带兵前来,闯入我们的营盘,打了一个不亦乐乎。只怕他还要同我们开仗哦。

洪秀全  (白)     好一个婊子养的,老子叫你去假意归顺,做一内应,要杀个里迎外合,你这个驴毬入的,竟敢背反了老子。

             来,带马城楼。

     (西皮摇板)  心中恼恨张嘉祥,

             不该真心把他降。

             人来带路城楼上,

             定要痛骂他一场。

张嘉祥  (内西皮导板) 统带官兵往前闯,

(四大旗、四营官、张嘉祥同上。)

张嘉祥  (西皮快板)  安排巧计腹中藏。

             勒住马头用目望,

             尊一声大哥听端详。

洪秀全  (白)     好你个婊子养的,你降了那向荣,还敢带兵前来打老子!

             来,把他的老婆孩子,一齐绑上城来,与我杀了。

张嘉祥  (白)     嗳呀!

(众人绑张妻、张子同上城,杀,头掷地。)

张嘉祥  (西皮摇板)  一见人头心好惨,

             杀我妻儿为哪般?

             人马一齐往前趱,

             滚木垒石望下攒。

             无奈何退兵且回转,

             见了占鳌说根源。

(众人同下。)

上一篇: 翠花宫
下一篇:越剧《珍珠塔》

 特别推荐
戏曲王金豆借粮

戏曲王金豆借粮

 
欢迎来到安徽戏曲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电话
0551-65530702
 
安徽戏曲第一门户网站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会员注册

联商电话:0551-65530702 传真:0551-6553070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