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戏曲新闻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戏曲剧目 > 戏曲剧本 >

追 鱼

来源:安徽戏曲网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1-05-11 13:29:37

                                            追 鱼

第一场 张 珍: (唱) 碧波潭微波荡漾, 桂花金黄影横窗;空对此一轮明月,怎奈我百转愁肠。 想我张珍,爹娘在世之时,曾与丞相金宠之女牡丹,指腹为婚。不幸亲亡家败,只得到金府投亲。谁知岳父见我衣衫褴褛,十分不喜,他说:“金家三代不招白衣女婿”。命我在碧波潭畔,草庐攻书,这婚姻之事他从不提起。我那牡丹小姐才貌如何,也无由得知,好不烦闷人也。(唱)说什么婚姻前生定,又谁知人情纸一张;他金府三代不招白衣婿,我张珍何时得中状元郎。[潭中鲤鱼跃水有声,张启窗观看,不胜感慨。(唱) 又听得一声声鲤鱼跃浪, 把月影散成了万点银光。唉呀,鲤鱼,鲤鱼啊! 你那里凄凉水府, 我这里寂寞书房。我白衣你未成龙, 我单身你可成双? 咫尺间情愫难通, 空惹下满腹惆怅。唉,鲤鱼无知,说他作甚,我还是攻书去吧。 [张珍关窗、熄灯后睡觉。鲤鱼精上。鲤鱼精:小仙碧波潭鲤鱼精是也。秀才张珍在此攻书,蒙他多情,顾盼于我,他怜我水府凄凉,我慰他书房寂寞,有何不可?不免待我变做牡丹模样,前往一会便了。 (唱) 且把真身暂隐藏, 变做牡丹俏模样;今晚鱼儿巧梳妆,做一个神女去会襄王。 (进书房)呀! (唱) 轻移莲步往前行,抬头眼见到书房。你看他头懒抬,眼倦开,脸庞儿与那潘安一样美。我与你水府人间个一方,却为何欠下这笔相思债。待我上前去唤醒他,只恐他醒来将我怪。我若是不唤他, 这万千相思怎丢开!君子呀,君子呀! 秀才家瞌睡从来大, 叫我如何去安排? 这缸中水就是清凉散, 你与我唤醒张秀才。张 珍: (唱) 一枕南柯,梦不长,满脸水珠为哪桩?啊呀!门儿未关,我倒打起瞌睡来了。 你是谁家窈窕娘, 因何月夜到书房?鲤鱼精: (唱) 他问我何事到书房,这叫我羞人答答口难张。张 珍:为何沉吟不语?鲤鱼精: (唱) 张郎呀,我就是指腹为婚牡丹女,你真是贵人多健忘。张 珍:听你之言,莫非就是牡丹小姐?鲤鱼精:小名儿虽叫牡丹,却有惭国色天香。张 珍:哎呀,果然是小姐来到书房,我张珍迎接来迟,有罪,有罪。鲤鱼精:不敢,不敢。张 珍:小姐,我书房简陋,何不到月下打坐片刻?鲤鱼精:你请坐。张 珍:我有座,小姐请坐。鲤鱼精:请坐。张 珍:呀!好一位美貌的小姐!鲤鱼精:好一位英俊的秀才!张 珍:小姐。鲤鱼精:张郎。张 珍: (唱) 我张珍远道来投亲,蒙岳父叫我潭畔攻书文。我乃是常把自身比张羽,怎奈是无缘难把龙女亲。今夜多感小姐来,莫非眼前是梦境?鲤鱼精: (唱) 岂不闻琴中久感张郎意,梦里先来了龙女魂。张 珍: (唱) 好一个“梦里先来了龙女魂”,小生是一介寒士家道贫。我功名未登龙虎榜,怕误了小姐你终身。鲤鱼精: (唱) 你休嗟一介寒士家道贫,我看你定有锦绣好前程。但愿得夫唱妇随常相叙,却比那玉堂金印胜十分。张 珍:呀!(唱) 岂止她桃李丰神容颜美, 更有那湖海豪情令人敬。 我道婚姻已无份, 却谁知竟会月下又相亲 喜孜孜重把礼来行, 小姐,未知你何时再降临? 鲤鱼精: (唱) 张郎呀,从此每晚二更后,我在前面花园等。张 珍:小生遵命第二场 赏 花。金 宠: (唱) 人事难移浪里沙,富贵荣华谁不夸?四野由他们多冻骨,我合家团聚赏梅花。金牡丹: (唱) 这一枝含苞欲发多娇艳,那一枝玉蕊独放随风摆。王 氏: (唱) 如此好花难得见,朵朵梅花白无暇。金 宠: (唱) 这真是花不醉人人自醉,老夫今夜喜心怀。王 氏: (唱) 一轮明月东方挂,暗移花影上窗纱。只见那华灯吐耀明如昼,方显得画阁庭园丞相家。金 宠: (唱) 但只见梅影里楼台如画,学古人秉烛夜游传佳话。 呀!夫人,如此好花,可惜无人题咏。家 院:禀相爷,何不到碧波书馆,请张相公前来题诗。金 宠:多嘴!他晓得题什么诗!王 氏:还站着做什么,快去准备车辆,等会相爷还要上街观灯去呢!家 院:是。王 氏:儿呀,快随为娘到亭内歇息去吧。金牡丹:不去。王 氏:相爷,你看女儿又在为这个穷酸生气了。妾身早就说,要这个穷酸写下修书,好打发他走,可是你偏偏要把他留下。如今你……你看。金 宠:哎呀,女儿呀! (唱) 休为此事心惆怅, 为父早已定主张。 倘若叫他写休书, 岂不要落个欺贫爱富坏名扬。 我金府三代不招白衣婿, 暂留穷酸又何妨。但等他,今科赴考落第后, 雀屏待选状元郎。王 氏:儿呀,还是随为娘到亭内歇息去吧。张 珍: (念)谯楼已二更, 一诺值千金。 我那牡丹小姐约我每晚二更时分,前来一会……你看小姐和往常一样,早已在此等候。小姐,小生这厢有礼了。鲤鱼精:呀!张 珍:小姐有礼。金牡丹:哎呀!你是何人?为何闯入相府花园?张 珍:小姐,你约我每晚二更时分前来一会,今天难道忘怀了吗?金牡丹:胡说,谁约你来!丫环,有贼!丫环乙:小姐,他不是贼,他是张相公。金牡丹:怎么是他!什么张相公,李相公,分明是贼,捉贼呀!捉贼呀!张 珍:这…金 宠王 氏:孩儿何事惊慌?金牡丹:爹爹母亲,不知哪里来的狂生,说孩儿约他花园相会,分明调戏于我。爹娘快把他赶了出去,喂呀金 宠:(对张珍)小畜生,你好大的胆,竟敢坏人名节,这还了得。 (唱) 小畜生你枉读诗书好无理, 礼义廉耻全忘记! 似你这等不肖徒, 婚姻之事再休提。王 氏: (唱) 亏你是书香门第官家后, 读书人全不懂礼; 似你这等狂妄徒, 堂堂相府容不得你。金 宠:家院,将他赶了出去!金牡丹:将他赶了出去!家 院:滚!张 珍:好,我自己会来,自己会去,你,你…金牡丹:喂呀!金 宠:孩儿,这畜生无理,怪你不得。王 氏:为娘陪你回房去。金 宠:儿呀,儿呀! 第三场 观 灯。张 珍: (唱) 恨只恨丞相金宠心毒辣, 他爱富嫌贫赖婚姻, 他把我赶出门,却叫我何方去投奔? 唉,别人反脸无情还则罢了,那牡丹与我有夫妻情分,她怎么也与金宠一样辱骂于我! 鲤鱼精:喂呀!张 珍:为何跌倒在地?为何在此啼哭?……你是何人?鲤鱼精:我乃金牡丹,因追赶张相公,一路之上,人挤马攘,故而跌倒在地。张 珍:你们把张相公赶了出来,还追他作甚?鲤鱼精:我与张相公乃有夫妻之情,岂能让他流落在外。张 珍:花园之中高喊“捉贼”,那时节你有什么夫妻之情?鲤鱼精:哎呀!张郎呀!张 珍:我是“贼”,是“狂生”,谁是你的张郎!鲤鱼精: (唱) 张郎不要如此讲, 适才间只因我爹娘在身旁; 并非我有意来冲撞你, 妾身是逼不得已望见谅。张 珍: (唱) 说什么逼不得已望见谅, 分明你反面无情将我忘。鲤鱼精: (唱) 我若是反面无情将你忘, 怎能会黑夜奔波追张郎? 如今是妾身有家归不得…… 不如待我,待我死了吧!张 珍:小姐,小姐 小姐你一片深情我永不忘。鲤鱼精:从今以后妾身情愿跟随张郎,受穷受苦,再也不回家。张 珍:只好回我自己的家里去了。鲤鱼精:如此一同前往。张 珍:倘相爷知道,那……鲤鱼精:哪里顾得许多。张郎,你听锣鼓声喧,一路之上,你我夫妻顺观灯景,岂不是好?张 珍:方才鄙人满腔悲愤,这满街灯火竟像不曾看见。鲤鱼精:哎呀!今晚之事把张郎气得这个样儿,这都是为妻的不是,如今我们和好了,你我夫妻多看几处花灯,补偿,补偿如何?张 珍:就依娘子。 张 珍鲤鱼精: 夫妻携手往前行,一路之上看花灯。张 珍: (唱) 大街小巷锣鼓响,千门万户弦管声。鲤鱼精张 珍: 莫道去年灯景好今年的灯儿色色新。张 珍: (唱) 这厢是狮子滚球遍地锦,鲤鱼精: (唱) 那厢是二龙戏珠满天星。张 珍: (唱) 双双蝴蝶迎风飞舞,鲤鱼精: (唱) 对对鸳鸯比翼交腾。张 珍: (唱) 脚踏莲花是慈悲佛,鲤鱼精: (唱) 手抱琵琶是那王昭君。张 珍: (唱) 外街花灯看不尽,回头又往内街行。[鲤鱼精、张珍同下。金 宠: (唱) 老夫看灯不相同,高车驷马走匆匆;太平天下般般好,国恩家庆人寿又年丰。 张 珍: (唱) 何人打马威风大, 呀!原来碰见了对头人。家 院:张相公,啊,还有我家小姐。金 宠:家院。(家院应“有”)前面一男一女为何如此慌张?家 院:小人不敢多讲。金 宠:讲。家 院:是,是张相公。金 宠:胆大,小畜生竟敢在老夫跟前放肆!家 院:还有我家小姐。金 宠:还有小姐?家院,来,来,(轻声地)你们可看得仔细?家 院:小人看得仔细。金 宠:将他们追回,不得有误.
第四场 闹 府 王 氏: (唱) 元宵佳节喜盈盈,合家欢乐把酒饮。今日把张珍赶出门,从此拔掉眼中钉。 [内喊:“相爷回府!”王 氏:有请。 王 氏:相爷请坐。金 宠:可恼……可恼。王 氏:相爷,你为何这样怒气冲天?金 宠: (唱) 可恨畜生小张珍,赶出府门又把是非生;他竟敢与我牡丹女,同往闹市观花灯;传扬开去还得了,岂非是堂堂相府要……要……要出臭名!王 氏: (唱) 女儿未曾出门去,莫非你老眼昏花看错了人?金 宠: (唱) 这是老夫亲眼见,亲生女儿还会看不清![家院上。家 院:禀相爷,张相公与小姐追转。金 宠:带了上来。家 院:是有请张相公、小姐 张 珍:咳! (念) 只望同心归故里,鲤鱼精: 谁知俯首进侯门。张 珍:见过相爷。金 宠:小畜生,老夫将你赶出府门,你竟敢胆大包天,反而勾引我女,观灯闹市,坏我门风,败人名节,这还了得!来,与我绑了。鲤鱼精:(情急生智)爹爹呀!金 宠:家院,将这小畜生锁入书房。 [家院带张珍下。鲤鱼精:爹爹。金 宠:嗳,你也竟敢私自出府,去见那小畜生,全不顾相府家风,真是气煞我也。鲤鱼精:母亲!王 氏:难怪你爹爹要生气,还不与我回绣楼去。鲤鱼精:是。(下)王 氏:啊呀,不对,不对。相爷,女儿刚在家里,怎么会到街上观灯去呢?事有可疑,相爷明察才是。金 宠:劣女、狂生双双拿到,还有什么可疑,教女不严,真是可脑! [二丫环上。丫 环:啊呀,相爷,夫人,不好了,绣楼之上有两位小姐打架。金 宠:(惊)啊!你说什么?丫 环:绣楼之上有两位小姐打架。鲤鱼精金牡丹: 你是妖精!你是妖精!金 宠:(对金牡丹)你是牡丹?金牡丹:儿是牡丹。金 宠:(对鲤鱼精)你是牡丹?鲤鱼精:儿是牡丹。金 宠:夫人啊!真正弄出两个牡丹来了。王 氏:啊!真正是两个牡丹。金 宠:夫人,女儿是你抚养的,你可能分出真假?王 氏:女儿是我亲生的,我能分出真假。金 宠:你去认来。王 氏:待我认来。金牡丹:母亲啊!儿是牡丹。王 氏:啊,儿是牡丹。金牡丹鲤鱼精: 你是妖精,何方来的妖精,竟敢冒充女儿,请爹娘做主。 丫 环:夫人,你老人家还分不出真假。王 氏:(向丫环)你们侍奉小姐多年,一定可以分出真假,快去认来。丫 环:夫人,我们分得出来。(向金牡丹)你是小姐吗?金牡丹:我不是小姐是谁?丫 环:你是小姐吗?鲤鱼精:我不是小姐是谁? 甲丫环 : 你是小姐呀? 乙 金牡丹鲤鱼精:我怎么不是小姐? 甲丫环 :啊呀呀!相爷,夫人,两位小姐都是假的。 乙王 氏:谁是真的?丫环乙:只有我丫环是真的。王 氏:多嘴,死丫环。金 宠:丫环分不出真假,这如何是好。王 氏:这……有了,牡丹孩儿左手内有肉痣一颗,有肉痣的就是真,没有肉痣的就是假。金牡丹:母亲,儿有肉痣。王 氏:啊,儿有肉痣,儿是真的呀,喂呀!鲤鱼精:母亲,你看儿也有肉痣。丫环乙:夫人,她(指鲤鱼精)也有肉痣。王 氏:你也有肉痣,牡丹呀,儿呀,喂呀!相爷,她两人谁是真是假,分辨不出,如何是好。金 宠:哎呀!苍天哪苍天!我家平白出此妖孽,好不伤感人也。 (唱) 枉在朝廷为大臣,枉食君禄奉圣君,两女竟会一般样,啊……皇天啊……认不清哪个假来哪个真。王 氏: (唱) 劝相爷,休伤神, 妾身再去认分明。看她俩头上珠翠压云鬓,胭脂点绛唇, 上面穿着双凤袄, 下面系着百花裙。 谁是我的亲生女?金牡丹:母亲,儿是牡丹。王 氏: (唱) 我实在难分假和真。金牡丹鲤鱼精: (同唱) 谁是假,谁是真,生身爹娘也难分。 爹爹你乌纱众间一朝臣,身为丞相爵位尊。鲤鱼精: (唱) 到如今你似醉如痴无法想,不能治家你怎能去治民?叫女儿,好伤心,(与金牡丹对骂) 都是你这大胆的妖精来害人!金牡丹: (唱) 你本是九尾狐狸精!鲤鱼精: (唱) 你不要血口来喷人!金牡丹狐狸精: (唱) 有朝查出你真形, 管叫你难逃命,难逃命! 你这妖怪,你这妖怪,妖怪……妖怪…金 宠:丫环将她两人带了下去,各锁一房。 [丫环将金牡丹与鲤鱼精分左右带下。王 氏:相爷她二人真假不分,这又如何是好? [鲤鱼精上,窃听。金 宠:夫人不必惊慌,闻知包大人有斩妖剑厉害,待老夫下后堂修书一封,接包大人过府,判断此事。 [鲤鱼精下。王 氏:如此甚好。金 宠:(念)这正是混浊不分鲢共鲤,王 氏:(念)水清方现两般鱼。
第五场 求 援鲤鱼精:方才听金宠之言,要接包大人前来判断,要是判出真假,岂不坏了我夫妻恩爱,这叫我如何是好。不免待我放起毫光。 [第六场 判 断人物: 假包公(乌龟精)、真包公、金宠、金牡丹、鲤鱼精、张珍、家院、真假张龙、赵虎、四乌衣。 假包公:(念)为打不平, 龙潭虎穴不辞劳。 说什么阎罗王,讲什么老包, 阎罗,老包, 也得把是非断好, 岂可把萝卜、白菜一锅熬。 老夫乌龟精是也。只因鲤鱼贤妹有难,要我变做包公模样,前去救助与她。你看那包拯往金府去了,待我们先行一步,张龙,赵虎 快快出来启道金府。众 :来此已是。假包公:前去通报。假张龙:门上哪位在?家院:哪一个?假张龙:包爷到。家院:请少待——有请相爷。金 宠:(念)只为希奇事,须烦铁面人。——何事?家 院:禀相爷,包大人到。金 宠:啊!有请。家 院:相爷有请。金 宠:大人。假包公:相爷。金 宠:来了。假包公:来了,哈哈哈!金 宠: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假包公:好说,来得冲撞,相爷海涵。——老相爷,相邀老包,为了何事?金 宠:大人哪里话来,为了小女之事,烦劳大人前来,老夫已是感恩不尽,但望大人判明真假,除此妖孽。假包公:相爷但放宽心,老包自有判断。金 宠:多谢了。 [内呼:“包大人到!”家 院:启相爷,又有包大人到。金 宠:请问大人,朝中有几位包大人?假包公:只此一包,并无二包。金 宠:刚才家院报道,又有包大人到。假包公:那来的只怕是草包。金 宠:包大人,请至别室。假包公:好。(下)金 宠:请,有请。家 院:有请,有请。 真包公:老相爷,莫非有慢客之意。金 宠:老夫怎敢慢客,怎奈先来了一位包大人。真包公:哦,你府先来了一位包大人。金 宠:正是。真包公:包什么?金 宠:包拯。真包公:包拯,大宋朝哪来两个包拯。金 宠:老夫也好生奇怪,怎奈这位包大人与大人衣冠面貌,一般无二。真包公:真有此事,请来相见。金 宠:有请包大人。真包公:噫!假包公:噫!真包公: (唱) 一见此妖心头恼,假包公: (唱) 一见老包暗好笑。真包公: (唱) 不由怒发冲九霄,假包公: (唱) 把我的肚子笑痛了。真包公: (唱) 正直辅皇朝,妖孽胆不小。假包公: (唱) 闲事你休管,回家去睡大觉。真包公: (唱) 你竟敢把侯门扰,假包公: (唱) 你何必来寻烦恼。真包公: (唱) 慢说是人间短和长, 就是那地府阴曹我都去管到。假包公: (唱) 你纵然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其中奥妙你怎知晓。真包公: (唱) 你是何方妖孽敢称包?假包公: (唱) 我俩是五百年前共一胞。金 宠:且慢,吾儿事小,请二位大人休伤和气。真包公:与妖怪有什么和气。假包公:凡事要平心静气。真包公:相爷但放宽心,老包自有判断,来呀,升堂!假包公:升堂! [真、假包公两边下。金宠跟下。[灯暗,抢景。[大堂景。四乌衣先上,真、假张龙、赵虎上,真、假包公两边上,真包公坐左边,假包公坐右边,金宠中间打坐。真包公:牡丹带上!假包公:牡丹带上!张 龙:牡丹上堂![金牡丹、鲤鱼精分左右上,金牡丹跪左边,鲤鱼精跪右边。金牡丹鲤鱼精:叩见大人。真包公假包公:听点,金牡丹。金牡丹鲤鱼精:有。真包公假包公:啊!一人名字,如何两人应声?金牡丹鲤鱼精:学奴家应声的乃是妖怪。真包公假包公:唔。正是: (同念) 今日老包坐堂台, 张龙赵虎两边排, 吩咐满堂俱肃静, 且听牡丹诉上来。金牡丹鲤鱼精:大人容禀。 (同唱) 未开言,泪珠淋, 玉和石,分不真。真包公假包公:不要啼哭,从实诉来。金牡丹鲤鱼精:大人容禀。 (同唱) 我本是相府一千金, 与张珍指腹订婚姻, 只因他父母双亡故, 奴爹爹留他在碧波潭畔攻诗文。 谁知他深夜闯入花园内, 他竟敢与我相会叙衷情, 我爹爹将他赶出府, 等家丁追他转回门, 谁知他带了一个妖怪来…… 那妖怪啊。真包公:这厢带过去。假包公:那厢带过来。众乌衣:是。金牡丹鲤鱼精: (同唱) 与奴家一样衣衫一样裙, 丫环使女难分辨, 就连我亲生的爹娘也认不清。 她一样到花园,焚宝鼎,占绣楼,走神针, 鱼目竟将珠玉混。 望大人明镜高悬判假真, 望大人明镜高悬判假真。哎呀,大人呀!真包公假包公:相爷。金 宠:大人。真包公:她两人俱是一样口供,叫我老包如何判断?金 宠:老夫分辨不出,还望二位大人一同审问。真包公:老包自有判断,来,把张珍带上。假包公:把张珍带上。 [张珍上,向台口跪。真包公假包公:张珍!张 珍:有。真包公:你知罪不知罪?张 珍:大人,学生不知罪。真包公:你身为黉门秀才,父母双亡,既蒙老相国收留,就应当埋头苦读,力图上进,怎么闯入花园,做出越礼之事;即被老相国赶出府去,又与牡丹小姐,御街观灯,以致花妖出现,扰乱相府。祸由你起,如何容得,来,将张珍秀才革去,推下去,重责四十!鲤鱼精:唉,呀……众 :啊!张 珍:哎呀!大人,学生有辩。真包公:讲。假包公:张珍你快快说来。张 珍: (唱) 望大人,免用刑, 听张珍,说原因。 与牡丹既为夫妇名分定, 花园约会也常情。 相爷说我寡廉鲜耻辱斯文, 分明是他爱富嫌贫欺张珍。真包公:唗!相爷虽有不是,也是你行止有亏,休得多言。来,推下去,推下去打。 [真包公故意将刑签抽出,但不丢下;看看两个牡丹,两旁衙役吆喝,金牡丹无动于衷,鲤鱼精焦急,终于奔向张珍,相抱哭泣叫张郎。鲤鱼精:张郎! (唱) 人家说包拯为清官, 却原来他偏偏不公正。张 珍: (唱) 公堂之上要受刑, 这天大冤屈何处申! [两人抱哭。真包公:呀! (唱) 见此情,暗自忖, 一样貌,两样心。 一个是抱头痛哭, 一个是默默无声。 我看何需再审问, 真和假已自分明。 啊,相爷,令嫒的真假已然判明了。金 宠:这个,老夫分辨不出,还望大人指明。真包公:那个哭的是假,不哭的是真。假包公:不对,不哭的是假,哭的是真。真包公:嗳,哭的是假,不哭的是真。假包公:老黑,有道是,情真即真,情假即假。我与你不要争辩,谁是假来谁是真,不问别人问张珍。真包公:啊,张珍。张 珍:大人。真包公:从实说来,哭的是真,还是不哭的是真?张 珍:启禀二位老大人,学生与小姐书房相见以来,千恩百爱,义重情深,今日学生公堂受责,那哭的是真,不哭的是假。假包公:却又来,原说哭的是真,你偏说是假,好一个糊涂的老包。真包公:啊呀! (唱) 听罢言,自思量, 老包倒作了糊涂相。 自从身登龙虎榜, 夜断阴来日断阳。 今朝又遇两姣娘, 一样梳妆两样心肠, 谁真谁假难分辨, 枉在朝中作栋梁。假包公:老黑。 (接唱) 两位姣娘两样心, 其中皂白不难分。 一个原是多情女, 一个爱富又嫌贫。 无情就是假, 多情就是真。 哪有个人间贤小姐, 丈夫挨打她不动心。 你今不管金家事, 满江风浪自然平。 你今若管金家事, 只怕是三缸清水六缸混!真包公:啊呀! (唱) 莫奈何,我高举斩妖剑 ,金宠惊慌地躲在桌下。 管叫妖孽丧残生, 管叫妖孽丧残生。 照剑!假包公:(架住)老黑你不要胡砍乱砍,杀了假包公不要紧,杀了真包公那还了得。真包公:谁是真包?谁是假包?假包公:案子断得明的是真包,断得不明的就是假包。真包公:老包哪一件案子断得不明。假包公:老黑。 (唱) 骂老黑,心太偏, 枉被人,叫青天, 嫌贫爱富你不责罚, 情深义重不周全。 你只会乱挥斩妖剑, 把是非弄得颠倒颠。 张龙赵虎一声唤 打道回转碧波间。真包公:张、赵二将,妖怪可去了?张 龙赵 虎:去了。真包公:他讲些什么?赵 虎:妖怪说:大人心偏,嫌贫爱富的不责罚,情深义重的不周全。真包公:我明白了。 (唱) 小张珍,丧爹娘, 投远亲,到襄阳。 金宠在朝为首相, 哪看得起穷酸潦倒的白衣郎。 碧波潭畔念文章, 引动妖仙化姣娘。 真牡丹爱富嫌贫女, 假牡丹倒有好心肠。 若将真假强分辨, 拆散人间好鸳鸯。 倒不如闭门推出窗前月, 吩咐梅花自主张。 啊相爷!相爷,相爷哪里去了?(向张龙、赵虎)刚才明明在此,怎么不见了金 宠:(在桌下)大人。真包公:此案牵涉甚多,老包无能为力。张、赵二将,吩咐启道。金 宠:(出桌)且慢,闻知大人斩妖剑厉害,休教此妖逃走。真包公:老包宝剑虽利,不斩无罪之妖,告辞。 金 宠:包大人不理此案,真假未分,这叫我如何是好。啊!有了不免奏明圣上,降下诏书,命张天师捉拿此妖便了。
第八场 分 别人物:张珍、鲤鱼精、天将。 [山林中,张珍、鲤鱼精上。张 珍: (唱) 恨金宠,心不仁, 不该嫌贫赖婚姻。鲤鱼精: (唱) 爹爹做事心太狠, 要你我夫妻两离分。张 珍: (唱) 他无情来我无义。鲤鱼精: (唱) 双双走出相府门。张 珍: (唱) 相府门外天地广,鲤鱼精: (唱) 夫妻携手一路行。张 珍: (唱) 我家离此三百里,娘子你千金之体怎能行。鲤鱼精: (唱) 我虽然是相府千金女,不怕山高与水深只要张郎在身边,为妻自有力千斤。慢说是家乡三百里,就是天涯海角我能行。张 珍: (唱) 你我是双宿双飞百年好,鲤鱼精: (唱) 怕什么丞相老父亲。 [天鼓声响。鲤鱼精神色突变。张 珍:娘子,你怎么了?鲤鱼精:没有什么,我有点冷。张 珍:冷?(脱衣给鲤鱼精,鲤鱼精阻止不要)鲤鱼精:张郎,不用了,走得快点,出了汗就不冷了。(圆场)张 珍:娘子,娘子,你怎么走得这样快,我追不上呀。(跌倒在地)现在你走得这样快,以后的路你要走不动了。 [天鼓声。鲤鱼精: (唱) 忽听天鼓响声, 来了天将和天兵。 只为恩爱犯法条, 难逃五雷烈火焚。 眼看夫妻要离分, 哪料我是鲤鱼精, 待我上前把真情讲…… (夹白)啊呀!不行,他要是知道我是鲤鱼精,他还会爱我吗? 且莫要急急忙忙露真情。张 珍: (唱) 见娘子神色变,难道有为难之事挂心间?我与你在碧波潭畔结同心,天大的事情要告诉张珍。鲤鱼精:啊哟!要是天兵天将来捉我,我是非走不可的呀!我同他三月恩爱,难道在临别之时,不把真情告诉他吗?张 珍:娘子,你……到底什么事?鲤鱼精:张郎,你可认识我吗?张 珍:我怎么不认识,你是牡丹小姐!鲤鱼精:我不是牡丹小姐。张 珍:那一定是广寒仙子。鲤鱼精:为妻也非广寒仙子,我乃碧波潭鲤……张 珍:李,李什么?鲤鱼精:张郎不要惊慌,我乃碧波潭鲤鱼精。(唱) 张郎你听我从实讲, 我是千年修行在银涛碧浪。 只因慕君才华绝世心真纯, 又怜我独居水府多凄凉。 因此我变做牡丹女, 与郎君比翼双飞结鸳鸯。张 珍: (唱) 娘子说出真心话,不由张珍暗思量,想当初碧波潭畔初相会,我与她在月下打坐情意长。元宵佳节观花灯,夫妻双双多欢畅。那金宠又将我们追回府,相府中两个牡丹闹公堂。却原来一个就是娘子变,她为我险些把命丧。多承娘子有情意,张珍感激在心上。想那牡丹爱的是富贵,哪及娘子恩爱长。人间难觅一知己,你就是鲤鱼精又何妨。人家说神仙眷属只在书本上,哪知我荒郊野外有天堂。鲤鱼精:我鲤鱼精的眼光不错也。 (唱) 自从得见张郎后,就知道他是有情有义郎。我与他潭畔手携手,我与他并肩笑鸳鸯。原来怕真情说出后,
第九场 追 鱼。鲤鱼精:(唱“倒板”) 看天将, 雾集云围 天将逞威风, 肆意摧残, 这恶战我何曾惯。 张郎, 转眼间不见张郎,叫人断肠。 这里是猛虎当道, 那里是张罗北山。 影只形单, 心乱意烦, 待图个自由自在, 怕的是千难万难。 如今已无别法,待我水遁了吧。天 将:哪里走。 [观音上。观 音:且慢。天 将:参见观苦,小隐随吾南海修炼,五百年后,得道登仙。鲤鱼精:小妖情愿大隐。观 音:却是为何?鲤鱼精:为了张珍,小妖甘愿打入凡间受苦。观 音:那张珍乃凡夫俗子,你为他丢弃千年道行,岂不可惜?鲤鱼精:娘娘,张珍乃至诚君子,与小妖海誓山盟,我若负他,还成什么仙?得什么道? (唱) 求娘娘,发慈心, 救小妖,免灾星。 我愿意打入红尘, 与张珍酸甜同命。 宁丢弃千年道行, 宁离却蓬莱仙境, 决不负患难夫妻海誓山盟,

上一篇:越剧《珍珠塔》
下一篇:百花庄

 特别推荐
戏曲王金豆借粮

戏曲王金豆借粮

 
欢迎来到安徽戏曲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电话
0551-65530702
 
安徽戏曲第一门户网站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会员注册

联商电话:0551-65530702 传真:0551-6553070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