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戏曲新闻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戏曲杂谈 >

话剧表演艺术家李默然评小剧场话剧

来源:安徽戏曲网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1-09-23 14:32:24

84岁高龄的话剧表演艺术家李默然先生最近在上海小住了一个星期,共观看了10多部来自全国各地风格各异的小剧场话剧。老人连连用“想不到”来形容亲身体验的话剧市场繁荣景象。

9月21日至22日,“责任与使命:全国小剧场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座谈会”在上海举行。在过去半个多月中,来自北京、上海、辽宁、重庆、福建、宁夏等地的16台优秀小剧场话剧在45台报送剧目中脱颖而出,在上海话剧舞台上连续热演33场,票房一路飘红。这是文化部艺术司联合有关部门、艺术机构等,专门针对小剧场话剧艺术首次举办如此大规模的展演及座谈交流活动。

小剧场也有大市场

“一部《哥本哈根》,演了再演,座无虚席,我最后只能坐了加座,今天能有如此热情的话剧观众,实在是想不到,我看中国话剧是大有希望。”李默然在座谈会上说。

在此次前来上海的16部优秀剧目中,汇集了不同体制话剧院团的代表作,既有国家话剧院的品牌作品《恋爱的犀牛》,也有代表京沪两地民营院团实力的《嫁给经济适用男》《晚安,妈妈》。

在我国,现代意义上的小剧场话剧发轫于20世纪20年代。一直以来,小剧场话剧就是“探索、实验、创新”的代名词。小剧场艺术不仅戏剧效果浓烈,而且注重与观众的交流。进入21世纪,小剧场话剧的创作与演出日益兴盛,以北京、上海两大城市为主,逐步辐射各大、中城市。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监杨绍林说,仅上海一地的不完全统计,小剧场话剧的稳定观众群超过10万人,而且绝大部分是20-40岁的都市青年消费群体。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剑龙认为,小剧场虽小,却可以体现大智慧,撬动大市场。

 “拳头和枕头”之“痛”

“电影圈里有‘拳头和枕头’,小剧场里也会跟风。”“孟京辉的《两条狗的生活意见》,几番修改后,笑点反而变低了。”座谈会上,专家学者、院团负责人各抒己见,不乏观点争鸣。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担忧:全民娱乐和消费主义浪潮,正在使小剧场话剧的先锋性变淡,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迎合市场的粗制滥造。

他还分析说,一项统计显示,目前北京每年可提供小剧场话剧演出的场地已达350多个,但有相当一部分场子出现了“低创作投入、低艺术质量、低道德水准”的“三低”作品。

文艺评论家毛时安认为,近年来小剧场艺术蓬勃发展,有从“实验性”向“实用性”转变的趋势,甚至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倾向。“有时,一个场子里,观众一直在笑,甚至是大家都在等着笑,但到底笑什么,没人说得清,笑完了,全忘了。”

与会专家认为,内容之“痛”从某种意义上也折射出小剧场话剧走向市场的体制之“痛”。市场大潮滚滚而来,民营院团“节衣缩食”搞艺术,一些国有院团也面临改制挑战。王晓鹰指出,时下确实有部分演出剧目“为五斗米折腰”,甚至迷失、沉沦。

同样是面对体制改革,杨绍林则从“痛”中看到希望。他说,通过项目管理、制作人制、工作室制等,转企后的国有院团一样能在业务上找准定位,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赢。仅2010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就完成演出场次671场,新创剧目15台,复排剧目23台,演出收入超过2595万元。

小剧场也需要一点宽容

“我们是否能够给小剧场话剧一点宽容、一些理解和支持,特别是给那些没用国家一分钱拨款的民营院团。”长期研究小剧场话剧发展的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刘平教授认为,必须看到今天京沪话剧市场的活跃与繁荣,国有与民营院团相辅相成,都功不可没。

刘平提供的一系列调查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北京、上海两地的话剧市场,民营院团逐渐崛起,目前民营院团所能提供的剧目已占整个小剧场话剧市场约六成份额。

“观众是最聪明的,当小剧场话剧自己放低门槛和笑点时,再一再二,也难再三,因为最后观众自己不愿买你的票了。事实上,也有这样一些剧目就此没了市场。”制作《有多少爱可以胡来》《画皮》《隐婚男女》等热门作品的青年话剧导演李伯男认为,还需要给小剧场话剧更多的发展时间和空间。

杨剑龙认为,在话剧创作日益走向大众化、世俗化的过程中,小剧场内出现一些良莠不齐的现象,是客观存在。但从长远的发展方向看,小剧场一样能“以小见大”,打造出精品力作,这除了政府引导,也需要靠制作人本身的文化自觉。

上一篇:赵煊谈明星重回话剧舞台
下一篇:皇家粮仓里的昆曲牡丹亭

 特别推荐
戏曲王金豆借粮

戏曲王金豆借粮

 
欢迎来到安徽戏曲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电话
0551-65530702
 
安徽戏曲第一门户网站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会员注册

联商电话:0551-65530702 传真:0551-6553070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