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戏曲新闻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戏曲杂谈 >

皖风庐韵春风吹又生

来源: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4-03-03 09:02:31

庐剧诞生至今已有200年了。早在118年前,李鸿章就将庐剧唱出国门;1957年,安徽省庐剧团在中南海怀仁堂汇报演出,唱响北京;1959年,毛主席到合肥视察时,兴致盎然地欣赏了丁玉兰表演的庐剧《观画》;时隔近半个世纪,庐剧成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历史的流波中,庐剧曾光环环绕。然而,经历过辉煌的庐剧也尝尽了落寞与冷眼,当有人悲观地断言“庐剧再难恢复往日风采”之时,合肥的庐剧演员们却坚守沃土,借着政府全力扶持的春风,用矢志不渝的使命感和审时度势的革新精神,赋予了庐剧时代的风采,也让人们看到庐剧发展的新曙光。

辉煌 曾是烫金的文化名片

庐剧,合肥不得不说的一块文化瑰宝。2006年5月20日,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合肥市有两个非遗项目榜上有名,其中之一就是庐剧。

庐剧是兼收并蓄的艺术,往源头追溯,那时的庐剧叫“倒七戏”,老一辈的人还喜欢称其为“小倒戏”。合肥门歌、巢湖民歌、淮河一带的花灯歌舞以及大别山一带的山歌等各具地域特色的歌、舞被交织融合后,吸收锣鼓书、端公戏和嗨子戏的唱腔,最终形成了“倒七戏”。

 “‘倒七戏’融各地唱腔形成,但各地又保留了当地的特色与唱腔从而形成了上、中、下三个流派。咱们合肥的属于中路,既有上路的山区特色,又有下路的水乡韵味,曲调淳朴清新,优美动听。”合肥演艺公司庐剧院(原合肥市庐剧院)院长段婷婷介绍说。后因“倒七戏”的创作、演出中心在皖中一带,古属庐州管辖,所以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倒七戏”有了更为雅致的名称——庐剧。

庐剧曾经有多“火”?从它曾戏剧性地扮演过“国歌”的角色,被李中堂在欧洲演唱便可见一斑。不过,庐剧发展的黄金时期却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时,全省上规模的专业庐剧团就有30多个。“那时云集了一大批庐剧表演艺术家,像王本银、丁玉兰、孙邦栋、鲍志远、董桂兰等。这些老艺术家通过对唱腔和语言的革新,不断提升着庐剧的品位。”段婷婷告诉记者。

那时的庐剧是合肥响当当的文化名片。1957年,市庐剧院赴京演出了40多天。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了庐剧演员的专场演出。当年的盛况至今都让庐剧演员们备感骄傲。

寂寥 曾经风光难以为继

如今,这种骄傲也饱含着些许的辛酸和寂寥,因为庐剧的风光已不再。

洪桂兰曾是巢湖庐剧团的主力演员,1987年该庐剧团解体,此后的20多年,她辗转过几个单位,却再也没做过与庐剧沾边的工作。她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后,电视、电影对庐剧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波,好像一夜之间,大家都不再看庐剧、听庐剧,剧团演出日益入不敷出,渐渐地,排一场戏,连服装道具都凑不齐。”

和众多戏曲一样,庐剧不可避免地开始走下坡路。段婷婷告诉记者,1969年8月,原安徽省庐剧团与原合肥市庐剧团合并重新组建了如今的市庐剧院,当时集中一大批优秀的庐剧演员,然而伴随着庐剧的日渐萧条,一些演员纷纷选择了离开。

留下来的坚守者们仍在为庐剧孜孜不倦地奋斗着。1989年至1990年,剧团在创作上作了“洋为中用”的大胆尝试,其中,根据莎士比亚著名喜剧《威尼斯商人》改编的庐剧《奇债情缘》晋京参赛演出,获得了中国第二届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和“优秀演出奖”。上世纪90年代,庐剧现代戏《科长好人》、庐剧音乐剧《鱼水浪漫曲》相继出炉,也获得了口碑和奖杯的双丰收。

然而,获奖证书和奖杯并没有带回庐剧的繁荣景象,“庐剧面对的不仅仅是电视、电影、网络等冲击,而且是整个时代的挑战,包括观众的文化需求和审美情趣的改变、流行文化等。如果庐剧无法跟上时代的节拍,就很难贴近当下观众的心。”市文广新局文艺处副处长何永湖说道。

革新 迎来全新的希望

2006年,庐剧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合肥市政府愈加重视对庐剧的传承与保护。精品庐剧开始进社区、到农村。已经远离,甚至对庐剧完全陌生的人们开始与庐剧建立起了新的“联系”,而那些以为庐剧只是充满哭腔、咿咿呀呀的人们发现“原来唱腔这么美”!

2011年,安徽省首届“丁玉兰杯”庐剧演唱大赛在肥东举办。凭借深厚的功底,洪桂兰带着临时组建的庐剧班子荣获大赛老年组金奖。这对洪桂兰是莫大的鼓励。去年4月,以洪桂兰名字命名的“巢湖市兰兰庐剧演唱团”成立,以前老院团的成员们也加入了进来。时隔25年,巢湖人又有了自己的庐剧团。

相较于民间团体,合肥演艺公司庐剧院的专业演员们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作为合肥市唯一的专业院团,让庐剧重新找回尊严,找回市场,是其不可回避的历史使命。

2011年,市庐剧院完成文化体制改革,隶属合肥演艺公司。段婷婷由一名庐剧演员、演出办公室主任成为院长。在政府千方百计保护文化遗产、发展文艺事业的有利环境中,在必须直接面对市场的现实下,这艘航船将沿着什么样的航向,驶向何方?段婷婷在心底问自己。

 “回顾中国戏曲发展史,我发现但凡能反映生活,为时代呼喊,戏曲就一定会兴旺并发展。而那些反映时代的主流作品,才可能震撼人心。”段婷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的确如此,近些年来,反映留守儿童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反映新农村建设的《村长娘子》等一部部贴近时代的新剧目、鲜明而个性的舞台新形象,让庐剧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甚至进入了年轻人的视野。省内外各大高校的不少大学生会直接找到庐剧院,或者在庐剧院的微博上留言,他们要将庐剧作为研究对象写成论文,希望能来院里看看。

这让庐剧院的演员们看到了坚守的意义和希望。

反思 创新不能丧失韵味

2013年9月9日,在合肥大剧院公演的庐剧《荠菜花》在赢得掌声的同时,还在2013安徽省文化强省系列艺术活动评选中捧回优秀剧目奖。我省著名剧作家、该剧编剧杨刚告诉记者,这部戏聚焦新生代农民工追梦、渴望被认同的现实题材,容易引发共鸣。同时,舞美、灯光及穿插的舞蹈、通俗歌曲等都让庐剧《荠菜花》充满了现代气息。

然而,任何革新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公演后,也有专家对该剧提出了意见,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侯进就是其中一位。“地方戏曲的生命力就在其方言语音。庐剧是合肥的地方戏,是以自己的方言发音而成曲调的,又因方言念白而别具韵味的。如果庐剧的唱腔变得越来越‘普通话’,那还是庐剧吗?庐剧是要贴近观众,但也不能为了迎合观众而丢掉庐剧的魂。”

质疑让段婷婷和庐剧院的演员们都陷入了深思,也让他们在航行中又一次矫正了方向——革新不能革掉庐剧的韵味。

2013年9月15日,庐剧《孔雀东南飞》鸣锣开排。这部戏请来了国内著名编剧余青峰担纲编剧和艺术总监,写的也是能让现代人充满共鸣的现代家庭关系和婆媳关系、夫妻关系。

曾写出越剧《赵氏孤儿》、锡剧《江南雨》、绍剧《秋瑾》、黄梅戏《莲花》等大戏的余青峰,这样告诉记者他为何而来——庐剧和中国很多剧种一样,都曾差点“死”掉,但“没有死,哪有生”?庐剧一直在发展,会有一个痛苦的阵痛过程,但一定不会灭亡,所以他愿意为庐剧的发展尽一份绵薄之力。为此,两年前余青峰就开始恶补庐剧的知识,在网上听很多的唱段。本来1万多字的文稿,余青峰写了十几万字。他说:“我希望这部戏拍出来,80后、90后都愿意来看。”

为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继13个经典庐剧唱段拍成MV,并进入KTV的点唱系统后,目前,市庐剧院又与相关运营商接洽,庐剧将成为手机彩铃,供亿万手机用户下载。

新的种子已经埋下,不久的将来,必将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上一篇:安庆:凡有井水处 尽皆唱黄梅
下一篇:最后一页

 特别推荐
戏曲王金豆借粮

戏曲王金豆借粮

 
欢迎来到安徽戏曲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电话
0551-65530702
 
安徽戏曲第一门户网站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会员注册

皖ICP备10206963号 合非营备[2013]01号 联商电话:0551-65530702 传真:0551-6553070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