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戏剧团体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戏曲剧团 > 黄梅戏剧团 >

望江县黄梅戏剧团

剧团概况 演出资讯

剧团概况:

建于1957年,全团50余人,先后担任团长的有吴波等。主要演员有胡秀娟等。该团建团以来,在党的双百方针指引下,整理加工了一批有质量的传统保留剧目,如《杨门女奖》、《秦香莲》、《红楼梦》等;还创作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如《白云之乡》等。1979年安庆地区青年演员基本功表演赛期间,以1975年招收进团平均年龄16岁的20名青年演员在舞台上崭露头角,曾获得集体表演一等奖,两名个人表演一等奖,四名二等奖,一名一等奖。

演出资讯:

处于市场经济迅猛发展,大众娱乐文化席卷文化市场,民族戏剧整体滑坡的今天,戏剧观众锐减,城市演出市场萧条,农村演出市场尚未成熟,县级剧团面临着严重的生存问题,如何绝处逢生,柳暗花明?安庆新闻网报道过:“市辖七县一市8个黄梅戏剧团,只有望江县剧团一枝独秀。”的确如此,近几年来该团苦苦寻觅,在市场中找到支点,而且不遗余力地开拓,坚持不懈地演出,年达300余场,走出一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县级剧团的生存发展之路。

“找米下锅”:开掘生存的土壤

作为拥有55年建团历史的望江县黄梅戏剧团昔日的辉煌已随风而去。时下,门庭冷落,困难重重,连生存都困难,是养不起?是不需要?还是让其自生自灭?受命于危难之中的剧团领导班子和同仁们想到:在改革大潮中不得不去寻找一种既符合艺术生产特点,又符合市场规律的生存方式。如此断定:只有演出,不间断的演出才能使剧团出人出戏走正路。懂得这个道理,也有这种热情那还远远不够,怎样践行?到哪里去觅求市场?剧团和市场之间还横亘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市场道路并不好走,要想生存,就要学会在市场的风浪中搏击的能力。为了向市场要效益,向改革要动力,他们不等、不靠、不要,主动出击,开始新的征途。突出重围外出寻找市场,经过搜集捕捉信息,了解到浙江是中国越剧之乡,那里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经济发达地区,那里民间文化底蕴厚重,戏剧演出市场有着广泛的发展空间,不少的专业、业余团体都跻身于这块市场,并蜂涌而至。于是把辐射力定位在浙江温州、台州瓯江一带,通过几年的摸索、闯荡、定位得当,找到支点,效益颇丰。尤其是近两年走一处,红一处,正在慢慢地走出寒冬,走向春天,演职员们个个脸上绽发出喜悦的笑容。仅2006年就三下温州全年演出总收入达40万元。2007年大年正月初五全团演职员一行40余人,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良辰,又打点行装,已是第十次向温台地区进发,仅这轮演出就历时三个月,从未间断一天,而且尤为火爆,演出场次达160余场,演出收入达30余万元,创下了历次赴温州演出场次、收入的新高。同年十月下旬,又有两个月的演出订单,正蓄势待发。为了盘活市场,团领导凭着在温台地区摸爬滚打十几年的经验,广接了不少的“戏股”朋友,他千方百计,引入经纪人,实行强强联手,设立联络点,变过去守株待兔,为“找米下锅”,保证了演出台口不间断,坚持一天演出二场,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开掘了这块土壤,走活了剧团生存这盘棋,以较强的实力,牢牢立足于温、台瓯江市场。

    走向市场:几多艰辛几多苦

    剧团能绝处逢生并渐现生机,得益于一批甘守清贫,甘于吃苦,富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青年演职员。对常年的长途跋涉旅途劳顿且也习以为常,折射出演职员们那种吃苦耐劳,求生存求发展的精神。无论酷暑盛夏还是寒冬腊月,风里来雨里去,演员们脂红粉白的脸庞都未露出过惆怅和悲怨。庙台、帐篷下有时气温高达32度以上,演员还身着厚厚的戏装,蟒袍里面还套有棉坎肩,出演武戏《杨门女将》《三请樊梨花》暑热可想而知。许多演员中暑呕吐之后再坚持登台,这些都屡见不鲜,最苦不过三、五天一次彻夜转点,装台卸车,近10吨重的演出道具从一个台口到另一个台口,要经过四、五次的装卸,在场的所有演职员工无一不是搬运工,更为甚者是遇上雨天,也得冒雨装车,个个淋得像落汤鸡,忙到天明擦擦汗水和雨水又接着布置舞台,整理行头,再粉墨登台,几乎一天24小时未能合眼。尽管人困马乏,一个个面露倦容,但演出还是一丝不苟。

    为了生存,点滴开支都本着节约的原则,剧团自带炊事员,演职员工自带行李,吃的是粗茶淡饭,睡的是宗祠庙堂。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熬过了一段段艰难时光;演出了一幕幕符合群众口味又富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原汁原味的黄梅戏。有了演出,有了观众,一个个感到苦中有乐,找到了对黄梅戏艺术钟情的理由,虽说用一场又一场浸透员工们汗水的收入颇丰,但比较起他们的付出,这笔收入还只能称得上菲薄。是一种精神,是一种力量,让他们历尽艰辛在没路走的地方走出了路,践行着黄梅戏艺术的传承。

    天道酬勤:梅花香自苦寒来

    尤其让人钦佩的是,这批德艺双馨的演职人员是在这极其艰苦的物质环境中辛苦耕耘着的。他们将剧团作为企业来经营,按照市场规律创作、生产、演出剧目。为了适应温、台瓯江市场的需要,多以节庆、庙会、农民红白喜事为主要演出市场,针对当地风土人情共恢复、整理、移植了近20台大戏和10余本折子小戏,这还不包括每天的歌舞节目的安排。特别是耐人寻味,深受欢迎的每次首场必演的《大八仙》既展示了剧团整体演员阵容又赢得当地一些商贾老板渴望求福发财的民俗风情,台上阵势实为壮观,台下观众一片喝彩,众多老板上台接福并以资赞助,鞭炮声、锣鼓声震天动地,整个互动场面热闹非凡,扣人心弦,还未开台正戏就把演出推向了高潮。这种形式就是根据当地民风在多年的演出实践中得出的独特创意,且声名鹊起。

    找到了市场规律,在演出经营上,向签约方提出按质论价,使温台、瓯江地区演出费从最初每场1000元左右逐渐提高到2000元—3000元左右,使之每年演出总收入滚动增加。

    市场效应迫切要求演出艺术质量精品化,装备现代化,演员队伍年轻化,对此,剧团在坚持常年的演出过程中演出质量整体得到提高,演出队伍也不断得到更新,设备在有限的条件下也得到少量更新,众多演员在演艺技术上大踏步的得到提升,涌现了一大批优秀中青年演员,他们之中有的参加全国“十佳”青年演员角逐多个入围,其中聂娟就获得“十佳”称号;有的也多次获得省、市调演比赛个人奖项;剧团多次被省、市文化主管部门评为先进单位。真可谓:天道酬勤,梅花香自苦寒来。

    任重道远:众人划桨开大船

    望江黄梅戏剧团能如此牢牢地立足于竞争激烈的温州地区演出市场,按剧团陈团长所说主要依赖的是:演出观众喜闻乐见的剧目;团结和谐的工作氛围;认真负责的演出态度;周密的市场运作方式;能征善战吃苦耐劳的演出队伍;这些起到了根本作用。有志者从不满足现状,更不会放弃明天的追求,成绩虽说可观,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乐观,曾有一位戏曲专家说过:“戏剧已经成为夕阳艺术,这无法改变。”“县级剧团能生存下来就是胜利。”面对重重困境,要创新、要发展,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要迈出新的一步又谈何容易,眼下困扰着剧团生存与发展的主要问题岂容回避。

    人才缺乏的危机。这是县黄梅戏剧团面临的最大困惑。剧团现有演职工35人,绝大部分是九十年代初期和后期进团的,七十年代中叶进团的演员有的调离了,有的退休了,尤其是男演员缺乏和乐队编制不全,更令人堪忧。为了维持温州市场的演出不得不极力挽留和请回对剧团、对戏剧事业有感情的退休和外调人才来协助演出,但这些同志都年过花甲,身体条件的局限的确难以适应巅沛流离之苦。可见队伍更新觅求人才迫在眉睫。

    设备简陋残缺不齐。由于发展资金不足,从服装道具到音响到乐器都得自己添置,经费不足只好因陋就简,无法更新灯光、音响等基本设备,严重地影响演出效果,很难适应现代信息化、自动化的演出市场。

    送文化下乡难。县级剧团为生存闯荡在外,寻找外地演出市场弥补不足其经验可取,但要守住摊子立足本土,为本土农民服务这是己任,如果长期脱离本土群众,久而久之也就丢失了本土市场。 

 
欢迎来到安徽戏曲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电话
0551-65530702
 
安徽戏曲第一门户网站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会员注册

联商电话:0551-65530702 传真:0551-6553070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